~

这是九九计划
14

~

原以为我和老爹不是同一类的人,
最终发现我们其实是一样的人。


(一)

老爹喜欢改造世界。

他曾经是砌砖的,后来做装修,主要是贴瓷砖。

十多年前拉着一群伙计,把自家的房子造好了。规格不说多高,普普通通的两层半小楼,但是至少是村里前十个砌好砖房的。
那个年头农村哪有现在那么好了,遍地都是烂泥路,通村都是黄泥瓦房。

那年我顶多六岁,骄傲得不得了。也是那年过后,村里才陆陆续续一栋一栋盖起了新房子。直到今年村里才没什么人还住在泥瓦房里,旧房子也在慢慢被推倒光了。

几年后,爸爸一个人把家里该贴瓷砖的地方都贴好了。我猜想我家应该是全村第一个全瓷砖配置的,再不济也是前三个。

今年家里的旧房子终于也完全推倒了,他带着伙计把聋哑二伯的房子砌好,同时把自家外院拓宽了一大圈。这阵子我在家也常帮他的忙。

这些是大事,小事零零碎碎的还有许多。村里第一台太阳能热水器,前几台冰箱,前几台消毒碗柜,大约也是我们家的。林林总总的着实不少。

他一直坚持把他的世界改造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他着力改造自己的世界,同时还帮着改造许多人的世界。
踏踏实实可见的东西,老爹日复一日地坚持。


(二)

一直认为我一定和父亲差得很远,只是最近某次突然脑子里闪过某个念头,便再也回不去了。

在某方面,我和老爹是一样的人。我也在改造世界。

只是,新时代的这些东西才是我的世界。
手机系统、电脑系统、互联网,以及它们的配件和衍生物。
我一日一日地沉浸在这些东西里,似乎和大多数新时代的人们一样。但我知道肯定是不一样的。
玩一样的设备,我总能一眼就知道他们在干嘛,而我总在被问,你这是什么呀,你在干嘛呀。
瞎折腾,我总是这么说。其实不算太假,确实是很折腾,有时候也挺瞎的。
也不说什么玩的深度不深度的,只是和大家的需求相比,我的需求总是更多些,也更难实现些。
我很可能弄出一个东西大多数人都不需要,也可能大家都需要只是不愿意付出同样的代价。
但这些可能这个小东西极大提高了我的玩机质量,或者方便了我的生活。

我第一次念及时,这个念头还是很简陋的模样:我和老爹都是喜欢折腾的人,只是他折腾着他的现实世界,我则是在虚拟世界里焦头烂额。

其实不能忽略的是,我也喜欢改造自己身边的现实世界,只是没能耐弄出老爹那样的大动静。
尽了最大的力,我自己的宿舍生活环境几乎是我最满意的、我觉得最舒适的生活环境。
除了被邋遢室友毁灭的那点小洁癖。


(三)

父亲要老了。
今天我吃饱了在剪辣椒,爸爸则边吃边慢吞吞絮絮叨叨跟我说个不停。
要变成絮叨的老头子了么,我颇有些伤感。
爸爸是很骄傲的人,他和我说的言语总是弥漫出来。是啊,否则也不至于花那么多钱送我读书,到现在也不爱不愿意听我说的。

想着想着又是头痛。
父母亲要老了啊,我也 20 岁一个青壮年了,能照顾好自己了么?
如果我照顾不好我自己,父母还能照顾好他们自己多少年呢?

总是跟自己说,我这种懒散性子没法照顾好自己,没法好好学的。只有义务教育的填鸭才适合我。
可是我考出来了啊,父母,亲人,族人,熟人,好多的人,好多的人期望着我能出息,期望看见我风风光光的模样。
我压力很大,却仍然是个废人。

还有亲爱的女朋友呢。说好了一起过,我总不能自暴自弃就这么放弃自己,扔下她一个人吧?

该怎么克服这懒散性子呢?

不能只顾着折腾,只顾着说改造世界,却忘了改造自己才是真正重要的事呀。
总要找到一个法子才是。


THE-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