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在 LGBT 上,我在想什么?

~

这是九九计划
02

~

我的脑子似乎是一团浆糊,思维永远不够清晰,很多的想法都相当模糊,甚至脑海里的面孔没有一张是清晰可辩的。在这件事情上同样如此,于是打算借这篇捋清楚。


本文仅从个人视角描述


起因

开局好几张图 :


QQ空间里的一条说说
说说配图1
说说配图2
说说配图3
说说配图4


我转发了这条说说,附上这么些话:

官方如果真的表态支持 LGBT 确实是好事,起码能引导集体里没想清楚的人往这方面靠拢。

说到这个我还是不得不再提一下我的思修老师 加密 了~支持?不不不,她在近一百个学生面前直接抨击同性恋☺从上到下支持?我保留意见。就算学生总体表现出来支持,学校方面为了政治正确或者表现所谓“自由”的传统风气,也表示支持,也不过是宣传口径罢了。我怀疑在教师队伍里像她这样的不在少数,只是不像她这样表达出来而已,且这些人没法代表学校发声。

群体群体,不是一个群体,而是一群个体,想清楚这个,集体荣誉感对个人来说就意义不大了。

这就是事情的开始。


转折

第二天我看到了以下内容:


另外一条说说
说说配图1
说说配图2
说说配图3
说说配图4
说说配图5
说说配图6


TG群组补图:


无配字


然后我翻阅知乎


知乎搜索截图


查阅答案: - 有欺骗商家行为,有些商家并非自愿挂起彩旗
- 学校官方不支持、反对、甚至禁止
- 活动组织链接:5.17 | 在武大,来一起造彩虹
- 相关组织自述:WHU性平会的自述


到这里事情基本清晰了。


先撇开这件事本身,仅仅我自己,对于 LGBT 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中学时代的我(我们,都是傻屄),基本上只知道性少数群体里的 同性恋。偶尔接触到 LGBT 这个词语,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作为一个百分之百的直男,我记得中学时代的我对于喜欢同性这种行为感到难以理解,并且有以下想法:

基佬恶心,百合纯洁

印象中,这也是周围大多数男孩子的的想法。
我曾无意中了解过前女友的想法,她正好相反,她觉得:

耽美好玩,拉拉恶心

这大概就是我们这些生在落后地方的这一代对 同性恋 的认知了吧。
大家都有,显而易见,这是文化环境给我们带来的影响,这样的想法是在当前社会的文化环境下自然而然形成的。

可这两种想法天然地包含了两种傻屄底层观念:

  • 性别歧视
  • 双重标准

而到目前为止这两种傻屄底层观念仍然活在我脑海里,难以洗除。日后再谈。

上了大学之后,因为上网时间增加了很多(刷微博XD),接触与 LGBT 有关的信息的机会大大增多,也慢慢有了些模糊的了解。然而了解也有限,比如刚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甚至把 LGBT 打成了 LBGT 。

我为什么支持 LGBT 平权? - 人人平等,当然每个人都要有相同的权益(至少表面上应当如此) - 他们的性认同和性倾向大多生而如此


Further

高中时,本年级就有一对男同性恋,在禁止早恋的氛围里,他们比异性情侣还要稍微高调些。
可他们是我们的笑料谈资。
我们,在宿舍里,用取笑、厌恶的语气,谈论他们的事迹。

现在想起来,挺羞耻的。我当时偶尔会觉得,这样嘲笑他们似乎不对,可是,在那样的氛围里,我也和大家一样了。上面不过是为自己的良心找的借口,我本来就想这样,厌恶他们,想嘲笑他们。

实际情况其实还好,我们表面上还是很友好的,几乎没有人(没听过)向他们直接表达过意见,他们受到的伤害应该不多。

可是,问题很大。
我们(这个词很不好,但是现在得用一下),我们是市重点高中重点班的学生,我们的想法都这么不友好,更何况,是 社会 呢?我们可以在人前还保持体面,可是社会上的人参差不齐,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人不能保持自己作为一个人的体面,直接对着某个具体的性少数者(包含同性恋)表达不满、甚至谩骂,社会人口基数这么大,这样的人还少么?

我是恶人。

曾听某个网友说:

我之所以成长到现在的地步,是因为我一直问自己:“怎么才能不那么傻逼?”

对的,没错。
不管在哪里,在哪个层次,永远是 傻屄 占大多数。
我觉得这个问句应该分两步:

  1. 我怎么才能看起来不那么傻屄?
  2. 我怎么才能真的不那么傻屄?

在某件具体的事上,知道应当怎么做怎么想,然后照做,让自己看起来不傻屄是比较容易做到的,然后再慢慢改变自己的想法,最终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达到在某件事上,从内而外的不傻屄。

然而真的容易吗?一个人的观念和行为是由一个人对世界的认知即一个人的三观决定的。要让一个人推翻自己的三观承认自己是个傻逼、承认自己错了,是相当有难度的。所以有时候某些成长的阵痛就是因为认知被现实或者别的某些不可抗力强行扭转。

在对 LGBT 群体的态度上,我从支持 女同性恋,反对男同性恋 这样一个傻逼的态度,被动地转换到理解和支持整个群体追求平权,用了很久。

可我对 Gay 还是有排斥心理。和难以接受肛交(包括异性)有关吗?

没用了,想不出来,就这样吧。


私货

回到开头的这件事情上,我还有话要说。
我转发第一条说说时附上的话:

官方如果真的表态支持 LGBT 确实是好事,起码能引导集体里没想清楚的人往这方面靠拢。

说到这个我还是不得不再提一下我的思修老师加密了~支持?不不不,她在近一百个学生面前直接抨击同性恋☺从上到下支持?我保留意见。就算学生总体表现出来支持,学校方面为了政治正确或者表现所谓“自由”的传统风气,也表示支持,也不过是宣传口径罢了。我怀疑在教师队伍里像她这样的不在少数,只是不像她这样表达出来而已,且这些人没法代表学校发声。

群体群体,不是一个群体,而是一群个体,想清楚这个,集体荣誉感对个人来说就意义不大了。

因为直接遇见过反例,我对其中一张朋友圈截图中的一句 “武大在性别问题上的右真的是从上到下的”表现出来的迷之集体荣誉感觉得有点反感,就说得多了些。关于集体荣誉感,日后再细聊。

上面其实还没说完,我还想说:

在 LGBT 问题上,说 “不支持也不反对” 的人,其实就是反对的人。无所谓的人不会主动说话,主动说话的人都是关心的、有立场的人,而有立场的人不会模棱两可。模棱两可不过是在一定环境下不敢说出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害怕不被外界接受。这种模棱两可可以是无意识的。

这个逻辑是日日教我的,贴图如下:


Alt text


相关文章:我日逻辑 11:同志、纳粹、恐怖分子,有什么共同点

这一串逻辑挺突破三观的,我当时也被震得外焦里嫩。(当然我初识日日时看他的文章基本都很震撼)

我不敢说,怕说了挨傻屄骂。之前说的话我都故意打了很多空行让它被折叠起来,这样不在乎的人就不会点开看,也就不会无聊得来喷我了。

傻屄是很难认可与自己观念相悖的说法的。

前面说了,不管在哪里,傻屄占大多数。

后面的截图可以提供证明了——即使一个人能当上一个 985 重点高校的学生辅导员,并不能说明他不是个傻屄。其中有几张图真的是一股浓浓的“蠢”气冒出,不知道是他自己相信自己说的话,还是觉得这样的话能骗到正常点的大学生?

事情的发展真是出乎意料,把那人的脸打了,把我的脸也打了,哈哈。

学校没有“右”,直接站“左”,完全没有政治正确(大概行政系统的“政治正确”和我们的不一样),也没有维护自己引以为豪的传统所谓“自由” 的口号和校风,反而借各个辅导员之口制止学生参与其中,更过分的是甚至派保安巡逻。

从相关组织的描述来看,他们这样类似的组织基本没有一个能顺利在高校里成功注册为正式社团的,一出问题就好打为社会组织、国外“反派”,撇清关系,相当精明。

当然也可以理解,在现在的政治环境下,政治因素是考虑事情可不可行的第一要素,维稳大于一切,一切影响学校领导英名和仕途的举措都不可做,一切违背上意的举措都不可做。

自由?不过是和历史一路以来一脉相承的假大空口号罢了。

不可说不可说。
刚看完《寂静之地》,不敢说话,谁说谁死。

—— THE END ——



欢迎留言讨论~头像显示功能由 Gravatar 强力驱动~